网站建设资讯详细

有多少大好青年,被午夜微短剧“榨干”?

发布于:2023-09-08   作者来源:成都互联网行业新闻 浏览:1139   


精炼,提纯,再浓缩,注意力争夺的战场上,“精神毒品”的纯度不断刷新。

在安静纯美的午夜,它们透过闪烁的屏幕君临,为清晨制造出一张张眼袋青紫、目光呆滞的脸。

再刚正不阿的人,都会因为“此公刚正不阿”的奉承而愉悦,世界上不存在哪个正人君子,找不到可以取悦的G点。

尽管表面上总是不屑一顾,但背地里没有人能拒绝大数据送来的“低级趣味”,流量和金钱的走向一次次证明了这一点。

网络爽文、土味喊麦都曾赢过,它们在“低俗”的骂声中赚得盆满钵满。

而现在,新的时代已经来临,这次轮到“微短剧”了。

 “脱吧。”

穿戴齐整的宫女前,一排彪形大汉“轻解罗衣”。宫女手持木尺,在精壮紧实的肉体上一一滑过。

想不想知道她下一句会说啥?想知道,那就进了微短剧的羊圈。

图丨《长公主在上》

但凡点开过短视频平台,几乎不可能避免遇见微短剧。

总有哪个不经意的瞬间,它会顺着大拇指的拨弄溜进你的信息流里,然后趁你划走之前的5秒,牢牢抓住你的视线。

很少有人好意思表示,自己正在沉迷微短剧,因为就连说出剧名,都是一场社死界的裸身游街。

2023年上半年,流行的微短剧画风是这样的:

《招惹》、《替嫁新娘》、《归来竟是千金》、《捡个BOSS当女友》、《倾世小狂医》……

这还算体面的名字,在更加下沉的短剧小程序,那更是裤衩子满天飞:

《总裁的亿万囚妻》、《逆天王妃别太野》、《婿霸天下》、《保安总裁的千金小娇妻》……

就像几年前的“歪嘴龙王”,做为商品销售的第一步,标题恨不得把所有爽点一口气塞进来。

剧情也不太拿得出手。

推荐《人世间》,可以说这是一部中国家庭与时代命运纠葛的当代悲歌。

而推荐前几年的爆款短剧《这个男主不太冷》,只能说是快穿女手撕渣男、暴打小三。

十几年间,网络小说里用烂了的老梗,都在这些几分钟长短的微短剧里复现。

人类的本质或许就是爱看“逆袭”和“打脸”,毕竟这才是现实生活里最稀缺的东西。

上一秒,女主还是总裁家被冷落多年的纯爱糟糠妻,下一秒,穿越者附体,她签下离婚协议、带着300万赔偿和一套房,说离就离。

下一幕,转场到高级私人会所,女主当着前夫和小三的面,勾搭上更有权势的真命男主。前夫立刻后悔打脸,前来死缠烂打地表示离婚证还没领,给她500万,要她立刻回家。

图丨《这个男主有点冷》

在男频短剧里,故事又是另一个讲法:

消失多年的男主回归,发现妹妹被仇家养成奴隶、未婚妻备受家族欺凌,所有人都当他是废物穷鬼,殊不知,他已是天下无双的“十殿阎罗”。

当男主出现准备复仇,仇家当然是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底线羞辱,未婚妻也只顾着让他逃命,丝毫不信他已逆袭,直到当地更有权势的总督扑通跪倒在男主面前,众人才纷纷大惊失色地忏悔有眼不识泰山。

图丨《十殿阎罗》

总之,那些S级大制作里不好意思直给的东西,微短剧给得毫无心理负担。

什么重生复仇,什么豪门恩怨,吻戏三集一场,床戏五集一回。

短短两分钟的剧情里,可以毫不拥挤地塞入一筐令人脸红心跳的元素:男宠、选秀、露肉、争宠,以及刺杀、战损、无间道和侍寝。

每一种都老套到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画面,偏偏依旧能刺激得人疯狂分泌多巴胺。

于是睡前的碎片时间里,划到微短剧就像不小心端起了一盒臭豆腐,很快开启某种欲罢不能的“地铁老人”循环:

咦惹,好土,再看一眼。

咦惹,好土,再看一眼。

……

当代VC的箴言是:远离中产审美就是走向成功的开始。

“体面人”总是习惯性地忽略某些“阴沟里的价值”。

就像人人向往辞职后开家奶茶店,殊不知奶茶乃是天坑,真正赚钱的小本生意,其实是垃圾回收站。

正如不可言说的微短剧,你以为它只是哗众取宠的粗制滥造,却不知这是能用十几万投资,赚回上千万的暴利生意。

微短剧,根据广电总局给到的定义,就是“单集不超过10分钟的网络剧”。追根溯源,早年间的《万万没想到》能算是这个品类的祖爷爷。

《万万没想到》丨图源:百度贴吧

但与早期网剧不同的是,大多数微短剧的观看设备不是电脑,而是手机。

很难想象,嘴上不说的人们身体能有多诚实。

2022年上线的快手短剧《长公主在上》,每集两分钟,一共26集,轻松斩获了4亿播放量。

整个行业都被热情的看客带上了风口。

根据德塔文报告,2023年仅上半年,各大视频平台就上线了481部新微短剧,比去年一整年还多了27部。

每个月还有近300部微短剧提交备案。

一部100集的微短剧,只需要十几天就可以拍摄完成,在极限压缩成本的情况下,十几万至几十万就可以拿下。

如果在抖快、爱优腾芒等大平台播出,可以享受创作者分账,通过流量获取收益。

演员有了人气后,还可以直播带货,头部剧集可以获得数百万的回报。

“大芒短剧”推出之《虚颜》

而这,还只是明面上的大钱,在更隐秘的网络深处,还有更蛮荒的金矿。

小程序才是土味微短剧真正的黄金乡。

你在抖音快手上刷到的上头土剧,大概率都将归流于小程序上。

它们由微短剧制作公司提供,专门上架自家的产品。用户可以免费观看一部剧集的前十几集,然后在某个剧情即将转折的嗨点,一切戛然而止,需要付费才能解锁下文。

通常一次付费可以解锁十几集,随后又要再次付费,一部微短剧追下来,平均每集要花费0.5-1元。

某短剧小程序的付费页面

听起来并不昂贵,但乘以百集起步的集数,看一部微短剧比看一场电影还要费钱。

但温水煮青蛙的付费方式往往令人忽略这一点。

网上流传着很多保安大爷日充600元的逸闻。

而我身边最慷慨的小程序短剧付费者则是表哥。

第N次被我逮到手机里传来“参见阎罗”的声音后,表哥终于放弃了抵抗与闪躲:

“我是土狗我快乐。”

在他摊开的屏幕上,邪魅狂拽的男主正在反复扇打反派的脸庞——物理意义上的打脸——旁边是不敢置信的未婚妻,以及惊慌失措的势利岳母。

对于一个在某互联网大厂工作的“精英男士”来说,这无疑是可以就地掘坟的超级社死时刻。

而他在一番扭捏后承认,在这类短剧小程序上,已经花掉了近1000元。

图丨微博

于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,最粗陋的小程序,反而闷声发到了大财。

一部成功的小程序微短剧,上线一周就可以收回数百万收益,更出圈的作品,甚至可以赚回上千万。

江湖上还流传着高中生靠微短剧编剧分成实现财富自由的传言。

在小红书等平台上,散布着不少“重金求本”的帖子,微短剧火热的一个直观表现就是,剧本不够用了。

而成为微短剧编剧几乎不需要什么门槛,没有作品没关系、没有写作经验也没关系,只需要会洗稿别人家的爆款就可以。

某平台征稿信息

毕竟微短剧的剧本,主打一个量大管饱,细节、逻辑统统都不重要。

在龙傲天爽剧中,金钱只是一个打脸的数字,你花5亿买下一家医院,那我就花70亿买回来。你问花70亿是不是怨种?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想象力。

只要拿得出幼儿园比谁更能吃的气势,不愁本子没人想要。

你只要敢想,就有人敢买单。

为什么如此之土,微短剧却越来越火?

这个问题,十年前的互联网也曾问过。

彼时正是网剧冒头的时候,前有《屌丝男士》,后有《万万没想到》。

《屌丝男士》确实低俗,但当时嗤之以鼻的评论家大概也想不到,10年后大鹏会成为一名院线导演,而且每年能为影院带来一部票房大片。

而帮助他赢得观众的,正是他在《屌丝男士》时期就摸中的法宝——对小人物的共情与关注。

只是当时的评论家并不关心它的优点,总是更加注意糟糕的服化道,与浮夸的剧情。

但对于更多并不掌握话语权的人来说,服化道与剧情逻辑并没有那么重要。

一个富太的家里,是放着爱马仕还是美特斯邦威,十八线小城的阿姨没有能力也并不需要去分辨,正如一千万与一个亿,在王健林眼里都只是一个“小目标”。

这都是已经超越感知范围的东西,它们无法带来任何情绪感受。

真正重要的,是受了委屈有能力报复回来,是作威作福的有钱人能被打倒。

这与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的朴素愿望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,劳累一天的普通人只想要点不动脑的“工业糖精”。

而这些“粗俗”的剧情,正襟危坐的电视剧不肯拍给观众,自然让微短剧占了先手。

微短剧,做普通人的嘴替丨《大妈的世界》

更何况,大投资大制作的电视剧,未必比微短剧更加精彩。

君不见仙侠古偶剧,多少人是开着倍速看完的。

《雪中悍刀行》中,大段的慢镜头武打,直叫人梦回《西游记后传》凑时长用的“初代鬼畜镜头”。

而如《七时吉祥》之流白烂的剧集,并不比微短剧编剧高明上多少。

相形之下,几分钟一集的微短剧反而靠大量的留白和密集反转实现了扬长避短。

剧情交代草率没关系,转折转场突兀也没关系,人类是有想象力的动物,老练的观众可以自行脑补。

反倒是事事交代明白,又难以自圆其说的长篇电视剧才是补无可补。

图丨《七时吉祥》

甚至当更虔诚的粉丝、更专业的玩家入场,微短剧也越来越远离“粗制滥造”。

导演知竹,原是古风区的UP主,自学拍短剧后,前后推出《长公主在上》和《东栏雪》。

当时的剧组玲珑得都不好称之为剧组,导演、编剧、拍摄、剪辑,都是知竹一个人在做,剧组的每个人都被拉来客串了角色。

公主府的地板是破的,公主的华服是漏的,据女主演回忆,拍摄时说得最多的话是:“卡!把洞藏一下。”

但基于古风UP主的审美追求,最终短剧呈现的效果却堪称梦幻,审美古典而优雅。

最终,这两部微短剧在豆瓣上打败很多同期古偶,获得了6.8分和7.4分的评价。

图丨《东栏雪》

至于柠萌影业等专业影视公司的下场,更是把游戏带进了新的维度,抖音投拍的《二十九》甚至出现了“杨蓉下凡”的盛景。

“盛名所累”,这个成语用来形容当下的网剧或许最恰切不过,被资本所青睐的它们早已遗忘网剧兴盛之初,观众热捧的理由。

那时有《毛骗》、《暗黑者》和《灵魂摆渡人》,代表的是卫视剧所不屑拍的新鲜东西,虽然粗糙、离谱,但却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。

一伙年轻人聚在一起,没有顾忌也没有枷锁,想看什么,就拍什么东西。

而到今天,网剧早已从乡野散兵成了正规军,大明星与大资本背后,缠绕着题材的审慎、咖位的争夺,以及更多复杂而幽微的顾虑。

失去了轻灵与锐气,只剩下九天玄女和上古帝君的虐恋情深,这与吃着10块钱盒饭、住上下铺宿舍的普通人又有什么相关?

图丨《二十九》

相比之下,更加自由的微短剧当然越来越香。

做为草莽英雄,它们有更宽松的环境,不论是小妈文学,还是快穿重生,都可以随意发挥。

低廉的成本也不怕试错,错了下回就改。

说到底,高雅的艺术人民群众当然喜闻乐见,但低俗的艺术同样也有存在的必然需求。

毕竟对于大多数海鸥来说,哲学和存在还是太遥远了,不如去码头整点薯条。

本司提供微网剧,微视频播放系统,敬请选购!